當前位置: 首頁>書庫>書籍閱讀> 寵妃為禍:皇上,您有喜啦

                正文   第三章駕崩

                書名:寵妃為禍:皇上,您有喜啦   作者:飯團君  本章字數:2211  更新時間:2016年07月16日 11:38

                賈如初第二日醒來的時候除過覺得最開始腦袋有一些小小的發暈之外,在她徹底清醒的時候感覺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

                “什么情況?”

                賈如初一咕嚕翻身坐起來驚呼道。

                同一屋的杜明月見賈如初這般光景說道:“趕緊起身了,你今兒倒是睡的踏實,幸虧今天早上馮姑姑那邊有事,說是今天早上的訓練停了,不然你這么晚起身肯定會遭處罰的。”

                賈如初看著已經照進屋內的陽光,覺得竟也是那般刺眼。

                她竟然昨天夜里一下子睡過頭了!難道是最近幾日折騰的太過疲憊了?

                賈如初覺得自己有些欲哭無淚了。

                聽說還有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后老皇帝就要對她們這十來個秀女進行冊封了。到時候就是想死也只怕是晚了。

                賈如初覺得現在時間十分緊迫。

                只是奇怪的是,到了下午還是停止訓練。于是大家都在紛紛議論說是只怕是要訓練停止了。

                這讓賈如初心里更慌亂了。停止訓練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老皇帝等不及了?

                賈如初只好在心里默默的念叨,求老天給我一次機會吧,我只要今晚。對就今晚,今晚我一定能死成。

                可是就在日頭升的正高的時候,不速之客來了。

                “喲,賈妹妹怎么這幾日這么安靜的?”

                賈如初對阮香飛是沒什么好感的。賈如初那天中午確實腦袋有些發暈,但是卻是對于這個處處看她不順眼的阮香飛說話的聲音還是記得很清楚的。

                “聽說,到處亂吠的狗都不是好狗。”

                阮香飛一聽賈如初的話臉色漲紅的怒道:“你說誰是狗呢?”

                賈如初一臉奇怪的看著阮香飛說道:“我說的是狗,我真的說的是狗。”

                阮香飛見賈如初一再強調她說的是狗半天嘴里只出來一個“你”字卻是再也說不出其他的話來。

                過了一會兒,阮香飛又兀自笑道:“怪不得你現在底氣這么足呢?原來你早都知道這消息了。也是嘍,憑著你的樣貌,怎么......”

                賈如初從阮香飛說到消息的時候注意力早已經聚攏過來,這會再聽著阮香飛說話的語氣,賈如初心里越發的不安。她現在在宮里到底是什么消息也不靈通,她的庶姨母原本就不安好心,比不得阮香飛這些家里就是打著讓她們進宮掙一份恩寵好給家里謀福利的。所以賈如初雖然不待見阮香飛,卻也知道阮香飛的消息卻是比她靈通的。

                于是在阮香飛還沒說完,賈如初便急急的打斷阮香飛的話問道:“什么消息?”

                阮香飛一臉意外的看著賈如初說道:“怎么,你不知道咱們明日就會面圣進行冊封了?”

                這句話對于賈如初來說不異于是晴天霹靂。

                阮香飛卻仿佛看不到賈如初的怔愣一般自顧自的說道:“憑著賈妹妹的樣貌,怎么都會頗得盛寵的,到時候妹妹可不要忘了幫襯姐姐一把。”

                賈如初覺得阮香飛那一張一合的嘴此時說出來的話甚是讓人覺得憋悶,恨不得上前狠狠的將阮香飛的一張嘴堵住,心里各種各樣煩亂不堪的情緒在賈如初心里沖撞著,攪得賈如初只想罵人。

                而阮香飛好像真的是來套近乎的,這倒是讓賈如初心里更加煩躁。

                “你也說了,是假妹妹。”

                賈如初回話的時候特意再拿個假上加重了語氣,整個話一出倒是把阮香飛噎得夠嗆。阮香飛一甩帕子嘴里“哼了”一聲扭頭就走了。

                賈如初只好呆呆的坐在那里。她的機會真的不多了,真的只有一次了。

                于是整個下午,賈如初都不斷的伸頭望向窗外,弄的同在一個房間的杜明月也覺得甚是奇怪。

                “你怎么一直在看窗外?”

                杜明月從外面回來的時候就覺得賈如初有些不對勁,先是在那里呆呆的坐著,然后突然起身來回的在屋子里走來走去,好不容易賈如初停下來了,可是賈如初又時不時的看向窗外。而她順著賈如初的目光卻是什么異樣也沒看到,于是杜明月忍耐不住好奇問了起來。

                賈如初此時心慌的很,總覺得不到晚上就不安全。

                這會見杜明月開口詢問頭也沒抬的說道:“我看看什么時候天黑。”

                杜明月一聽更加好奇了:“這才剛過了申時,到戌時還早著呢。”

                賈如初說道:“所以我著急啊。”

                “你這么著急晚上干什么?”

                賈如初聽了杜明月的話才覺得自己的樣子太惹人懷疑了連忙說道:“睡覺。最近總覺的累,今天好不容易不訓練,可是白日里休息總是不妥的,萬一有個什么事就不好了。”

                杜明月覺得賈如初說的話很是奇怪,賈如初今早醒來的時候可是很晚了。可是杜明月也只將內心的疑惑壓下沒有再說什么了。

                不過這天夜里杜明月卻是遲遲未睡,賈如初知道杜明月睡著了是一點聲響也不會發出的,可是現在賈如初會每隔一段時間都能聽到杜明月翻身的動靜,雖然杜明月那邊有微微的鼾聲傳來。

                賈如初明白,杜明月是在裝睡。

                賈如初不知道自己到底熬到了什么時候,只是她被叫醒的時候天已經亮了。

                賈如初真的是覺得前路黯淡,一早上都沒什么精神,起身之后也默默的在那坐著,吃飯的時候也只是象征性的動了幾下筷子。

                杜明月將賈如初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她覺得她應該是沒猜錯,賈如初應該在宮里遇到什么人了,而且很有可能就是那個讓賈如初心動的那個。昨天夜里應該是兩人有什么約定。

                只是飯后傳來的消息卻是讓大家一下子都停止了各自的心思。

                皇上駕崩了!

                賈如初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是一臉的不可置信,爾后心里一片愉悅,面上卻是已經哭了出來。

                賈如初這般倒是讓大家很是意外,也讓杜明月更加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這一天的訓練自然是停了的。

                賈如初心里是真的高興。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游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重庆快乐十分钟开奖

                                            足球大小球预测 新时时彩代购 火柴人打羽毛球游戏 金钱蛙老虎机游戏 二四六天天好彩118圖片玄機 北京时时技巧 吉林快3开奖网址 说人二八杠是啥意思 上海时时结果表 四川金7乐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