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書庫>書籍閱讀> 不滅武神

                正文   第五章 危機

                書名:不滅武神   作者:恩賜解脫  本章字數:3419  更新時間:2014年06月18日 21:39

                  雖說沒有下人敢押解羅征,可是羅征還是很自覺的來到了演武堂。

                  盡管羅征心中對羅家現在的規矩很不滿,二叔與三叔自身就做不到大明法度,而他們的幾個兒子也是逾閑蕩檢,例如羅沛然與羅承運,什么時候把族規放在眼中了?這也是為何幾個上不了臺面的下人也敢如此鬧騰的原因。

                  可是別人踐踏族規,別人藐視族規,卻不能代表羅征不去遵守。他這并不是迂腐,而是一種堅持。

                  演武堂的氣氛與往日有些不一樣。

                  羅征將大管事黃格和管事方聰打了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羅家。

                  兩年前,羅征成了戴罪之身貶為家奴,成為演武堂的一名肉靶子,一直都逆來順受,無論羅家子弟如何毆打他,他都忍著、讓著、一聲不吭,仿佛一只溫順的綿羊。

                  大家已經忘記,他曾是羅家的少家主,他們也忘記了羅征本身也擁有煉肉境的實力。

                  現在這些羅家子弟算是明白了,羅征并非是一位的忍讓,羅家的子弟可以對他肆意毆打,那是因為他姓羅。

                  旁人卻沒有資格!

                  正因為如此,今日演武堂中的那些羅家子弟望向羅征,隱隱都有一些敬畏。等到羅家的教頭吩咐羅家子弟挑選肉靶子的時候,居然沒有一個人挑選羅征。

                  羅征露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苦笑,這可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錘煉自己的肉身,可這些羅家子弟直接把自己給無視了,這怎么成?

                  總不能上去明說,我很欠打,你們來打我吧?

                  眼看身邊的肉靶子被一個個的領走,演武堂的一角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個人,羅征就很不爽了,羅家的子弟不應該這么慫!

                  他徑自走向正在對準石人猛砸的羅大龍說:“大龍,一尊石頭有什么好打的,我來陪你練。”

                  “這……”莽撞如羅大龍,臉上也出現了猶豫之色。

                  “我是肉靶子,自然要陪你練!放心,我這皮甲厚實,打不壞,”羅征拍了拍胸口說。

                  羅征都這么說了,羅大龍也不好意思再推,否則就顯得太懦弱,盡管他心中真實的想法是不要去惹羅征。

                  羅大龍的心里有所顧忌,這拳頭打出去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平日里能發揮到十分的力量,現在最多只打出了五六分。

                  這軟趴趴的拳頭,錘煉的效果不佳,打在羅征身上產生的暖流太少,這讓羅征很不滿意。

                  “力量大點!朝這里狠狠打!”

                  “拳速太慢,你在顧忌什么?”

                  “這一拳像那么回事,但是跟昨天比差遠了。”

                  看到一位肉靶子淳淳善誘的教導對方毆打自己,演武堂中的一群羅家子弟驚訝的臉下巴都掉出來了,他們真猜不出羅征在想啥。

                  羅大龍卻沒有多想了,在羅征一步一步的誘導之下,他的狀態也慢慢調整過來,手腳也逐漸放開,力量也恢復到了正常的水平。

                  “嘭!”

                  “嘭!”

                  “嘭!”

                  拳拳到肉的力量瘋狂的捶打羅征的身體,一縷縷、一道道暖流往羅征的身體流淌,將他骨頭里的雜質剝繭抽絲的煉出來。

                  每一拳就讓他的骨骼精純一分,骨骼的強度、韌性也增進一層。

                  只要挨打就如同吞食天地造化丹,這種質的變化帶來的喜悅是難以言喻的,他表面上露出痛苦之色,心中卻想大聲的叫出來:讓拳頭來的更猛烈一些!

                  演武堂上用來計時的銅壺滴漏足足漏掉了三壺水,三個時辰便已經過去了。

                  這時候羅家的下人送來食物,無論是羅家子弟還是肉靶子都需要補充體力,不過羅家子弟吃的都是珍饈美味,而肉靶子的待遇則是清水和硬饅頭……

                  經過三個時辰的錘煉,羅征也覺得餓極了,錘煉肉身耗費了他大量的體力,他倒不嫌棄食物難吃,抓起饅頭就準備往嘴里塞去。

                  就在這時,一個瓷盆突然遞在了羅征跟前,里面盛滿了精致的香肉,散發著誘人的肉香味。

                  羅征抬頭一看,卻是羅大龍把他的飯盆遞了過來,羅大龍笑了笑,道:“一起吃。”

                  羅征也不客氣,一大口饅頭一大口肉的吃了起來。

                  “你打了黃格,二少爺會對付你,”羅大龍低聲說道。

                  羅征狼吞虎咽著飯菜,自從當了肉靶子他已經許久沒吃到這么可口的飯菜,他點了點頭,他知道羅大龍的善意提醒。

                  畢竟他曾是少家主,對家族的這些事情,比羅大龍這些旁系子弟看得更加清楚。

                  二叔和三叔放任自己活這么久,最大的原因并不是仁慈,而是他實力太低微了,就像一只可有可無的螞蟻,對他們構不成任何威脅。

                  但是羅征這只螞蟻若是咬了了他們一口,讓他們感到一絲痛楚,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摁死他。

                  “不過挺解氣的,姓黃的那個老家伙,我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羅大龍說著笑了起來。

                  解氣的不僅是羅大龍,除了二房與三房的人,所有的羅家子弟都覺得挺解氣。

                  演武場的羅家子弟們雖然沒有像羅大龍這樣明說,但他們的眼神已經說明一切。

                  這兩年二房與三房在所做作為,簡直能用倒行逆施來形容,大幅度的克扣旁系子弟的各種月例,就連練功用的丹藥也一削再削,就連幾個下人也能爬在姓羅的頭上,憑什么?

                  幾乎所有的資源,都向羅沛然和羅承運兩人身上傾斜,那些旁系子弟心理上能平衡才怪。

                  現在人人都懷念羅征父親當家主的時光,那時候族規森嚴,但羅家沒有這么多勾心斗角,也沒有哪個下人敢仗勢欺人,更沒有這么多不公平!

                  只可惜那樣的好日子,一去就不復返了。

                  就連這種懷念,羅家子弟都只敢藏在心中,不敢拿出來非議,生怕落一個把柄出去,被“族規”懲治。

                  這個羅家,已經爛掉了!羅征心中感嘆,若是有機會,等我實力成長起來,定要將羅家的爛瘡剜掉!

                  ……

                  ……

                  羅家三房那富麗堂皇的宅邸前。

                  黃格的頭上紗布,裹了一層又一層,只露出鼻子眼睛和嘴,完全看不出個人樣。

                  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尖著嗓子哭道:“承運少爺,你可要為小的做主哇!”

                  在黃格的正前方,一位青衣少年斜靠在椅子上,這少年長相俊秀,可是眉目之間卻有一股狂傲狠戾的氣息,他就是羅家的二少爺羅承運。

                  “聽說你想把羅征收為奴仆,照顧你的飲食起居?”羅承運歪著頭笑道。

                  “承運少爺,不是那回事……”黃格帶著一抹哭腔否認道。

                  那羅承運根本不聽黃格的解釋,笑道:“羅征雖然被貶成了家奴,不過好歹他也姓羅,也是曾經羅家少家主,就算是我收他作奴仆也不合適,你真是腦袋燒壞了才會干這種無聊事,挨打是活該。”

                  黃格磕了個頭,繼續哭道:“承運少爺,這次是小的不對,可您還得跟我做主……”他一邊哭喪著,又悄悄的朝旁邊做了一個手勢。

                  旁邊一位約四十歲的中年婦女,一聲不吭的走到黃格身邊,跟著跪了下去。

                  這位中年婦女便是黃格的老婆,同時也是羅承運的奶媽,自小就照顧羅承運長大,羅承運幼年喪母,倒是與這奶媽關系極好,情同母子。

                  “二娘就不用跪了,黃格你也站起來吧!”羅承運擺擺手,

                  那黃格聲音一顫:“承運少爺,您是答應了?”

                  羅承運從椅子上站起來走了兩步,說道:“沛然堂哥此前說留羅征一條性命,就是讓他活著,讓他看著。不過他羅征也不是什么要緊人物,如今沛然堂哥馬上就要啟程去青云宗,我就幫沛然堂哥處理掉他吧!”

                  黃格一聽,那張不成形狀的嘴巴咧開說道:“多謝承運少爺!”

                  “不過這事情,還要等等,”羅承運摸了摸腦袋,說道:“我剛剛吞服了家族的最后一顆天地造化丹,這個月我也要閉關,將藥效煉化洗滌肉身,要不就等到一個月后的族煉日吧,到了那天我選擇他為死斗對象,親手把他打死。”

                  說完,羅承運的臉上散發出層層煞氣。

                  族煉日,也就是羅家子弟檢閱實力的日子,那一日會有羅家長輩出面,審閱羅家子弟修煉的成果。

                  同時族煉日也是肉靶子的一個機會。

                  只要在族煉日當天,能夠在死斗這個環境活下來,就能重獲自由。

                  即便是最卑微的肉靶子,也有渴望自由的權利,倘若讓他們看不到自由的曙光,很快就扛不住天天挨打的壓力,從而迅速死去。

                  設定這個規則,就是讓所有的肉靶子都心存一絲希望,希望自己在族煉日上挨過死斗,就能從羅家中走出去,再也不用當這低賤的肉靶子。

                  可是“死斗”這個環境本身就是不公平的,肉靶子平日里就經常被毆打,受到各種傷病的困擾,如何能跟羅家那些訓練有素的精英子弟決斗?

                  不知道多少肉靶子,被活活的打死在族煉日,那一日是羅家長輩檢閱羅家子弟實力的日子,按照實力會賜予一定的獎賞,每一位羅家子弟都會全力以赴,下手也是最重最狠的時候。

                  “好,承運少爺,那就讓羅征那小子多活一個月!”黃格又磕了幾個頭,才一骨碌的從地上爬起來,紗布下面的那雙眼睛,流露出仇恨的兇光。

                  等到羅承運離開后,那位中年婦女卻勸解黃格:“那羅征少年也怪可憐的,你又何必一定要逼死他?他打了你也是不該,可是給他一點教訓就可以了。”

                  黃格卻說道:“你一個婦道人家,除了婦人之仁,還懂個屁?”

                  被自己的丈夫罵了,中年婦女囁嚅了兩句,最后才嘆了口氣,再沒說話。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游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重庆快乐十分钟开奖

                                            长沙一条龙 时时彩任何位置稳杀一码 网上买大小单双平台合法么 牛牛看牌抢庄赢钱技巧 赌龙虎有什么规律 360人体艺术 四人斗地主规则一副牌 3d最新绝杀一码方法 哈尔滨按摩芳香保健会所 黑龙江时时彩